环卫工人眼中的贵阳城市文明之变
      2019-04-30 12:13:00
       

        环卫工人,是一座城市环境卫生的重要保障者。他们穿大街、越小巷、任劳任怨,是一座城市的“美容师”,也是城市文明的“见证者”,他们的生活有酸、有苦、有辣,但这座城市的文明变迁,让他们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甜……

        2018年6至今,贵阳市“绿丝带”文明共建巡访团先后举行了9次大型集体巡访活动,超过1000人次参与,发现问题500多处、亮点100处。梳理巡访员的报告发现,有相当一部分问题与环境卫生有关。

        环卫工人每天用双脚丈量着城市的道路,用双手装扮着城市的容颜。但很少有人注意到,他们其实也有一双双善于发现文明之美的眼睛,见证着一座城市的文明之变。

        在“五一”来临之际,“绿丝带”文明巡访团聚焦环卫工人这个群体,以他们眼光,来看贵阳这座城市的文明之变。

        酸·最怕自己的劳动不被人珍惜,这是让他们最为心酸的事

        职业不分高低贵贱,贵阳市有1.2万人选择了环卫工这份职业,作为最底层的工作者,他们不怕苦不怕累,最怕被人看不起,一声谩骂、一个乱扔的行为,是对他们的最大不尊重。

        “师傅,麻烦你不要乱丢垃圾嘛。”一位中年男子一边吃东西一边随手把水瓶、盒子扔在道路上,才完成清扫的张世容没来得及喘口气便上前劝阻,男人回头看了眼身材微胖的张世容说了句,“我不丢,你哪有活路(活)干”便离开。

        张世容有些无奈,只能在心里埋怨,不敢上去争论,“怕惹不必要的麻烦。”在抱怨之余,张世容也有许多让她欣慰的地方:“这样的现象越来越少了,不像几年前,我们经常遭这样的白眼……”53岁的张世容谈到这里,露出了微笑,眼光从脚下慢慢延伸到她刚打扫完的街道。

        张世容负责云岩区东山路往渔安新城方向的一个下坡路段,倾斜处的坡度约30°,道路旁是工地,车辆从山上驶下来的速度很快,“清扫难度有点大。”张世容说。

        在这种复杂的路段上,张世容最怕车窗抛物。

        “车速太快了。”想起之前为了到路中间捡一个塑料瓶而被车刮伤的同事,张世容还感到后怕,“这是教训,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,现在主管和班长每天在我们工作前都强调安全问题,要求立向保洁(面向车辆),自己也非常小心。”张世容说,即使这样,在下雨天气,路面湿滑,还是非常危险。张世容害怕到路中间去捡垃圾,但又不得不捡,“我们要求不高,开车的人把垃圾丢到路边都好。”张世容说。

        做了6年环卫工,张世容也看到了一些变化,“这样的现象(车窗抛物)比以前少多了。”让张世容觉得开心的是,现在的小学生素质都很高也很懂礼貌。一次张世容看到一位小学生拿着空塑料瓶,张世容怕他乱丢便叫他把瓶子丢到自己的簸箕里来,小朋友指着前面的绿色垃圾桶说:“不用了阿姨,我自己丢到垃圾桶里。”张世容高兴得为他竖起了大拇指“好学生。”

      除了清扫道路,张世容还有负责清理路边岩石缝的野草

        苦·主动揽工加班,只为过上更好的生活

        平凡的环卫工人,默默无闻,他们早出晚归,从凌晨5点到晚上10点在城市各个角落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,他们的辛苦常人难以理解也难以体会,他们是奋斗着的一份子,有着单纯的目标,想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        “现在是花开花落的季节,清扫难度很大。”37岁的罗家红一边用手捡起地上的白色垃圾、塑料袋,一边推着簸箕清扫路上的果皮和落叶。

        罗家红负责的区域属于闹市区,“这条街上有农贸市场,也有商贩。”罗家红说,商贩多,卖什么东西的都有,3月至4月的落叶和卖瓜子的店是最让人头痛的。

        在这条路上,罗家红工作八小时,很少有时间休息。严寒酷暑,罗家红始终如一,早上五点左右准时到岗,打扫沉寂近7个小时的街道。“先清扫水果摊,再清扫卖菜点。”罗家红说,早上的垃圾多,有夜间留下的也有菜摊点的烂叶子,300米左右的街道要清扫近3个小时。

        进行一圈普扫后,罗家红开始清洗垃圾桶,大大小小的垃圾桶近10个,再冷也得擦干净。简单的吃过早饭,繁华的街道不容许罗家红休息一会,拿起扫把和簸箕开始走动保洁。

        “往往扫过一圈后,回过头又看到垃圾和树叶,特别是瓜子店,店子门口没有垃圾桶,很多品尝瓜子的人随手就把瓜子壳扔到地上。”罗家红很无奈,按理自家门口应该保持好卫生。有时候扫不过来,罗家红也提醒商家注意自家门前的卫生,“现在提醒人家很少被说了。”罗家红说,大部分商贩还是很配合。

        出生农村的罗家红有干农活的经验,“虽然辛苦,但还是能做得了。”身材娇小的罗家红不怕苦,现在在贵阳安家后,家里有老有小,大女儿已经上高中,小儿子在读幼儿园,正是用钱的时候。为了多赚点钱,罗家红经常主动加班,同事请假或者有些路段人手不够时,她总是主动揽下工作,从早上5点一直干到晚上9点,“为了让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,一天上两个班已经成为常态。”罗家红说。

        近几年来,社会对于环卫工人的关注度逐渐提高,罗家红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了回应,在辛苦劳动之余,罗家红经常得以参加环卫工人的慰问活动,“最近一次是去年在贵阳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环卫工人节庆活动,那次场面很大,节目也精彩……”说起这些,罗家红脸上笑开了花。

      反复清扫瓜子店门口的瓜子皮占了工作的大部分时间

        辣·带上环卫工帽都不敢抬头

        用自己一身脏换来万家清,难以想象,如果没有环卫工人我们的生活环境会变成什么样子。但在生活中,他们往往得不到“待见”,这个平凡岗位上的平凡人也渴望过着平凡的生活。

        即使带着工作服帽,也难以遮挡火辣的太阳,晶莹的汗珠一颗颗流淌在罗家红黝黑而泛黄的脸颊上,常年风吹日晒,使得这个37岁的女人脸上长满色斑。

        从22岁到37岁,罗家红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环卫工作。现在谋生的工作,在最开始接触时,罗家红还是有些“不适应”,“喜欢把帽沿压得低低的,把脸全遮住。”罗家红说。

        罗家红的母亲也是环卫工,年轻时,罗家红经常听母亲说起工作时候的事,没读过书的罗家红在成家后,也由母亲介绍加入环卫工的队伍中。

        最开始,罗家红有些“害羞”,上班的时候总喜欢把帽子压得老底,“巴不得用工服把自己全部包起来。”后来,慢慢的忙起来后,罗家红便顾不得那么多了,习惯了之后心态也改变了,“我们不偷不抢,凭自己的本事来工作赚钱,又不是在做坏事,没什么好遮掩的。”

        工作多年的罗家红尝遍了这个行业的酸甜苦辣,太热天时,街边的一位老奶奶叫正在清扫的罗家红进家喝绿豆汤,罗家红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再看看奶奶家中锃亮的地板、干净的家具,委婉的拒接了,然后弯腰继续捡起地上的透明塑料袋和橘子皮。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后,如果时间允许,罗家红就亲自赶去幼儿园接儿子回家,那是罗家红一天最幸福的时候。

      罗家红身材娇小但干活非常利索

        甜·一包烟、一个饼、一个微笑就满足了

        他们的“甜”很简单,相对“稳定”的清扫时间、路人的一个笑脸、一声问候,还有路上越来越自觉把垃圾丢入桶的陌生人...

        稳定·甜:每个月的15号是黄礼富最开心的时候,因为是发工资的日子。“虽然工资不高,但够自己用,还能补贴一点家用。”黄礼富说。

        50岁的黄礼富看起来像“30多岁的壮小伙”,但他已经当上了爷爷,家里6口人,有两个小孙子。喜欢抽烟的黄礼富拿到工资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两包烟,然后再买一些油、盐。“儿子赚得多一点,家里大的开支都不用自己负责。”黄礼富一边给工友递烟一边笑说,能够管好自己就好了。

        没有读过书,也不会其他工作技能,拥有这份“稳定”的工作,黄礼富还是很满足,“公司还给交五险一金,还是很有保障的。”黄礼富觉得工作量也不算大,每天有充足的休息时间,“对于小老百姓来说,每天上班、下班、吃饭、睡觉,平平安安,这就是最大的满足。”黄礼富想一直干下去,干到退休,拿着退休金享天伦之乐。

        尊重·甜:受过委屈的张世容也有开心、感动的时候。一次家住附近的大姐出门买早餐,手里拿了两个饼回来,看到正在打扫卫生的张世容便递来一个饼,“你们这么辛苦,快点趁热吃吧。”张世容不好意思想要拒绝,大姐一下就把热腾腾的饼塞到张世容手中,早上太忙还没来得及吃早餐的张世容望着手中香喷喷的饼,顿时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。

        认可·甜:做了24年的环卫工,吴花脸上和上手看不出太多劳累的痕迹,从头到脚打扮得干净讲究。“每天工作都很开心。”以前,二十多岁开始做环卫工的吴花也怕被人嘲笑,但她勤勤恳恳工作后,看到了自己的劳动成果,慢慢也得到领导的认可,“环境变得更好了,自己看着舒服,每次检查我都得到领导表扬。”吴花笑着说,现在穿着橙色的工作服出去吃酒也不觉得丢脸。因为职业习惯,无论上下班,吴花在路上总是“看不得”一点垃圾,“就是想伸手去捡”。

        赞美·甜:“患上”职业病的还有年轻小伙杨克海,环卫工是杨克海的第一份工作,也是杨克海想坚守的一份工作,“没想过要换工作,做环卫工觉得挺自豪的。”杨克海说。

        因小时候视网膜病变,杨克海的视力不太好,经人介绍做起了环卫工,“丝毫不影响工作。”杨克海说,以自己的条件能得到这份工作很知足。做环卫工7余年,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这个年轻小伙从来没有“赖过床”,在工作岗位上杨克海丝毫不敢懈怠,总把门店前、摊贩周边打扫得干干净净。“真的是尽职敬业,做得越来越好了。”一天,道路尽头的水果摊主大哥拍着杨克海的背赞美到,听到这样的夸赞,杨克海心里乐开了花,愈加认真干得起劲。

        “工作有苦有甜。”从中山东路干到东山路,7年间虽然辛苦,但杨克海很欣慰,近年来路上乱扔垃圾的现象越来越少,“这大大减轻了我的工作。”杨克海说,现在花在流动保洁上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

        无论走到哪,老实本分的杨克海都能与街道上的商贩打成一片,在工作之余聊天开玩笑,这成为杨克海最放松的时刻。

      32岁的杨克海没想过要换工作,他认为环卫工是一份充满成就感的工作

        记者手记:环卫工人眼中的城市文明之变

        环卫工人保障城市环境卫生清洁事业,为市民带来暖意,他们是“美容师”也是值得尊重的“橙衣侠”,他们带着发现文明之美的眼睛,见证着一座城市的变化。

        五一来临之际,记者用4天时间,联系了6个环卫站,深度采访了近10名环卫工作人员,在与他们的交谈中发现环卫工人的笑容与举止之间越来越自信,也在观察、聆听他们的故事的同时,感受到了贵阳这座城市的文明之变。总结他们反映变化最大的,主要包含三方面:

        一、文明行为变多了。乱扔垃圾的现象越来越少,市民能够自觉的把垃圾投放在垃圾桶中;车窗抛物的情况有所改善,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环卫工人工作的危险性,基本没了“居民经常随手乱扔垃圾,环卫工人就跟在后面扫”的现象;

        二、相互尊重变多了。环卫工人的待遇和社会认可度均有所提高,理解他们工作的市民变多了。同时,贵阳城内越来越多的单位、商家开设“环卫工人·爱心饮水点”,让他们心里暖暖的;

        三、职业认同感提高了。“做环卫工不丢人”,采访中,不少环卫工人在工作中变得更有自信。贵阳这座城市在变,贵阳这座城市的人在变,作为这座城市的“美容师”也在变。(贵阳融媒记者 龙银圆 金毛毛)

      来源:贵阳网    责任编辑:汤琪 王楠
      河北快3助手软件_河北快3周年版 58同城| 非常完美| 无锡钱桥着火| 李心草| 58同城| 玉林5.2级地震| 死神来了3| 穿越| 李心草| 玉林5.2级地震|